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七十九章--望陛下,相赐(二更)

作品:我家王妃是天仙|作者:呆花儿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04-04 08:21:43|下载:我家王妃是天仙TXT下载
  夏盼执着的问了,她不怕陛下责罚,只要不是那三个字,一切就都是未知。她就不放弃,可以对顾怀辰骄傲的说,你看,我坚持了哦。

  陛下背着她,却皱了皱眉,一句此事与你无干也说不出。

  夏盼走在宫内的红墙下,不知走了多久,也不知走到了哪里,更不知这漫天飞雪何时下的。

  她只知道,陛下那句:“护国公嫡女,林苒汐。”出口便给她的这段情盖了章。至于后来陛下说的,她品行大度,不会计较妾室,之类的话,夏盼一个字都没听进去。

  司命的那本卷宗上其他的事情,夏盼都已模糊,唯独【妻:护国公女,林氏】这几个字,如同魔障梦魇般,久久不散,出现在她眼前。她甚至记得,这几个字,写在卷宗何处。

  也不知道陛下说了多久,她只是听到屋子里静了,陛下正望着她,正等着她开口。

  罢了,一切本是她强求而来,这一世界,本该无她,如何能求得正果。

  她僵硬的俯身,叩头:“民女体内毒发,只有血岐花心可解,若得垂怜,四王爷会来求药。”

  夏盼胸口堵得生疼,嘴里似乎有血涌了出来,她压下血腥的呕吐感,声音颤颤却字字清晰:“望陛下,相赐。”

  陛下没有再说话,他看着地上的女孩直了身,并未告退便走了出去。他站在殿中,看着窗外那女孩魂魄皆无,僵直的走到宫墙边。天上下起了雪,一片片落下,她未看一眼。她突然身体停住,一口鲜血喷涌而出。

  “宫明。”陛下声音急迫,宫明闻声立刻入殿,看着陛下脸上居然有几分担忧,对他吩咐道:“你在远处跟着她,直到她回殿。”

  宫明不敢懈怠,匆忙赶出去,心里也震惊万分,陛下让他上前亲自操办的事情少而又少,这女子如何不同。

  夏盼走了很远,这一路竟无一人拦她,而所路过之处,也都空旷无比,但她并未注意,她只是机械的挪动着双腿,让自己别停下来。

  她思绪飘散,她不知道自己该想些什么。直到胸中再次绞痛,又是一口鲜血涌出,她抬了抬胳膊,擦过嘴角,看着帕子上全是血色,眼里的红,才将思绪拉回这具凡胎。

  啊,这块帕子已经不能要了,自己这半年,很少咳血的。今日竟吐了两次,呵呵,这血岐花心,来的也太及时了吧。

  她还是要活下去的,司命的话本,也终归是凡人写的玩意,她是仙子,她才不会因为什么狗屁感情,就寻死觅活。这世间还有别人,还有别的风景的,她总归是没活够的。

  她笑着转身,准备回到院子,却一眼扫到旁边的宫殿。笑就僵在脸上,这是婧妃的寝殿。她居然无意识的走到这了,仿佛又见到与他小住的那些片段。但这些回忆都只是在她脑中闪了一瞬,夏盼便转了身,微笑离开了。

  师父说,一切有为法,如梦幻泡影,如露亦如电,应作如是观。

  嗯,这世间本就是她心存幻想生出的,现在该还他本来的样子了。

  那日夏盼回了寝殿,彩儿看她衣上都是鲜血,吓了一跳,忙上前询问发生何事,可夏盼只是挥了挥手,没有说话。连顾博衍都没理,便回了屋里,一觉睡了过去。

  而后跟来的宫明就是更奇怪了,只细细嘱托好生照料,彩儿问可否召御医前来诊治的时候,宫明却说了句,想来是不用的。然后便走了。

  彩儿不知道何意,顾博衍却拽了拽她:“大概就是皇爷爷说不用吧。”夏娘可以照顾好自己的,她那么厉害,那可能是别人的血。顾博衍如此天真的认为着。

  第二日,夏盼便精神好了许多,只是眉宇间,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,顾博衍不知道是什么。夏盼带他出了宫,连告退都没有,只是打发了宫人去知会陛下一声。

  饶是彩儿这个从未进过宫的丫鬟,都知道这样不合礼数,但陛下却未说一个字。

  夏盼依旧给顾怀辰写信,依旧教顾博衍识文断字,依旧会消失两天。

  本觉得女先生变了的彩儿,也慢慢不再多想,和以前一样,并无不同。

  第一个发现夏盼不对的人,是梨染。

  夏盼回了醉花楼,先是醉生梦死了一晚,她躺在媚娘怀里,又哭又笑。明澈坐在她身边,面无表情的看着,卉儿给她煮了解酒汤,霜儿陪着擦了泪。

  只有梨染,突然灵光一现似的,收拾了桌子,将他那把焦离拿了出来。

  卉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:“她都这样了,怎么抚琴。”

  梨染很是坦荡:“她平日也不会给我弹的。如今正好。”

  卉儿欲再反驳,夏盼却哭笑着抚上了焦离,骂骂咧咧的对着梨染:“你知道这把焦离,是仙家遗落凡间的仙物吗?虽然几百年过去了,吸了不少凡间的尘气,但也是凡间琴师做不出来的东西。你,你居然要毁了他,我,我!”

  说着夏盼就几欲起身,手指都戳到了梨染的脸颊。然后又被身后的明澈一把摁下。

  梨染满脸黑线。

  霜儿皱着眉,问媚娘:“她喝多了就会说这些神神叨叨的话?”

  媚娘摊摊手:“你都不知道,我怎么可能知道。她什么时候喝多过,她不是千杯不醉吗?”

  明澈倒是知道她千杯不醉只是因为提前吃了解酒药,但如今为何寻醉,他却不知。

  还未等她们叽叽喳喳说完,焦离声响,一声仙音自她指间传出。焦离似是与她灵魂共鸣,合二为一。那琴声时而高荡起伏,时而棉柔延长,虚虚幻幻,真真切切。随着她的心意奏出的,这是仙曲。

  曲停,却余音绕梁,一屋子人胸口发闷,不知开心为何物。

  但除去满面是泪的夏盼,有一人竟也情难自抑,两行泪,挂在梨染的脸上,滴落到他纯白的长衫。

  那曲子击打着他的灵魂,仿佛索命的魂勾,只是勾出的,全是些世间不可避的哀伤。满屋人中,只有他清晰地听懂了,那曲子中的无奈,可悲,求不得。